【龙剑】复生始元(五十一)

前文51.大雨将至

剑子心情复杂地出来,一路心事重重,差点走错房间,好在推门前的刹那回了神,他怔了怔,发出一声不知意味的苦笑,转头数着门牌号回到了自己的舱室。

舱室位于船腹,没有窗,更没有透窗而入的天光,一片漆黑中酝酿着潮湿的憋闷感,剑子熟门熟路地摸到桌边,取出怀里的火石,“刺啦”,火苗颤了颤,点着了几案的油灯。

剑子在几案边坐下,不知想到什么,伸手盖住脸,也盖住阖上的双目,在无人的寂静中,他极轻地叹了声。

他并没有觉得被冒犯,也没有生气,他甚至说不清此刻的心情是几分忧,几分喜。

忽如一叶扁舟破浪而来,拂乱了门前沉寂的镜湖水。

“罢了。”剑子发了一会呆,渐渐平静下来,他整理好自己过...

【龙剑】复生始元(五十)

前文50.

50.

大河宽阔,船行得平稳,几个船工们也清闲下来,趁着午后日头暖好偷懒,几个聚到角落里吃酒,还有的眯着眼睛在甲板上晒太阳,不知不觉打起盹。

龙宿也在晒太阳。他们搭了这艘船去北嵎皇城,等上船后,发现他们的舱室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床有榻,有衣柜,甚至还有梳妆镜,称得上干净舒适。但船舱里毕竟潮湿憋闷,安置好行李,龙宿就上来透气了。

龙宿把玩着手里的镶翠木簪,迎着光细细端详,这根木簪平平无奇,甚至无甚雕琢,形状古朴就像一截枯藤,因嵌了小小的翠玉绿芽,合了“枯木逢春”的寓意,除此之外的确没什么出奇了。龙宿不信邪,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等上面的每一条纹理都烂熟于心,他也没有研究出什么...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九)

前文49.

暖阁的门开了,希罗夫人提着裙裾越过门槛。凛冽的风正等候在门外,迎面便是冰冷刺骨的雪霰,她竟露出淡淡笑意,好像终于释下了无形的枷锁。

赵员外没有跟出来,他依旧站在屋里,暖阁中绮罗堆绣,满桌的珍馐佳肴,落座的唯独他一个人,他脸色很难看,像腌坏的酱菜坛子,又臭又黑,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当初,是他的家族抛弃了他,他那两个哥哥趾高气扬地把他扫地出门,他忍了,搬到这中原与北嵎交界处的泽州城,白手起家创下了一大份家业,成了郡中赫赫有名的员外郎,家族这才高看他一眼。

当年那两个蠢货不念丝毫兄弟情谊,他当然加倍奉还——两个哥哥的孩子一个个意外夭折,兄长们慌了,...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八)

前文48.

第二天的赵府家宴格外丰盛,玉盘络绎,珍馐迭荐,或许是考虑到剑子是修道之人,他面前的菜式都清淡却不简单,哪怕是一碟青翠鲜嫩的小青菜,在霜雪不断的腊月里都是难得的。

菜虽然一大桌,但有资格落座的不过四个人,幸好赵员外、剑子和龙宿都不是沉默寡言的人,说说笑笑,也算宾主尽欢。赵石青话不多,整个人心不在焉,偶尔落在剑子和龙宿身上的目光中掩饰不住惊异和探究。

道士目不斜视,恍若未觉,龙大公子却不是个低调的性子,越是引人注目,越要做得光明正大。他噙着一丝温柔体贴的笑,时不时挽起袖子为道士夹菜,一会儿说“这道蜜汁金钱云腿十分入味”,一会儿又说“尝尝这酱拌小乳瓜,爽脆可口”,简直比主人家还客气...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七)

前文 47.

赵公子醒来,阖府上下欢天喜地,赵员外带着管家匆匆而来,对着正欲离开的龙剑两人千恩万谢,一再地挽留,“这怎么能行呢,两位救了犬子,是我们赵家大恩人,怎能让两位去住那客栈。”

甚至清醒过来的赵公子也亲自赶来致谢,他一改先前的暴躁态度,彬彬有礼地行了礼,看到剑子时,脸上很是羞愧,诚恳地道:“诸般经过,吾都听说了,唉,先前晚生愚钝,有眼不识泰山,多亏剑子先生不计前嫌,先是替吾驱除了缠身的狐妖,又为吾求来仙水救命——大恩大德,晚生没齿难忘。”

被一群人团团围住,左一句夸,右一句道谢,剑子大仙游刃有余得很,只道修道人分内之事,不过经不住对方的再三挽留,到底是松了口,同意在赵府留两天再走...

【龙剑】流水今日

 @听安 今年迟到的生贺 ^_^

1.

剑光流影,飞珠溅玉,终归于沉寂。

白日里的恶战之后,疏楼西风成了一片废墟。佛剑已经先行告辞,前往定禅天探望傲笑红尘的伤势;而剑子因中了辟商半招,有伤在身暂且需要调养,便带着仙凤默言歆两个孩子回豁然之境先安顿下来。

夜色岑寂,有小雨淅淅沥沥落下,雨丝风片拂面而来,伫立在檐下,纵是不染风尘的先天,也难免沾上了这潮湿的寒意。

他负手而立,绒绒的鬓角被雨沾湿,侧脸隐在幽暗的夜色中,安静得像一幅凝固的画。

门吱呀一声开了,红衣少女捧着托盘出来,上面是一壶刚温好的清酒,一只倒扣的酒盅,见到檐下静立的道士,她压下心中的叹息和忧...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六)

前文 46.

龙宿本以为这只蛮不讲理的狐妖不会这么轻易退让,然而静默片刻后,藤黄却是哀哀一叹垂首,利爪缩回肉垫中,竖起的狐尾落下,竟是放弃了攻击的姿态。

龙宿同样松了口气——他答应剑子守着赵公子的身体,现在事态未明,还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孤魂野鬼窥伺想坐收渔利,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动手。照龙宿的想法,这狐妖要是有眼色就应该赶紧走,省得再添乱。不过,显然藤黄不是这么想的。狐妖一时半会还不肯走,期期艾艾地提出要求:“能不能……能不能把石青枕边的锦盒给我?”

好像怕他不明白,狐獴解释起来:“这是昨晚石青送我的定情信物,昨晚……慌慌张张地跳窗逃走,把它落下了。是根...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五)

前文 45.

“啪—”沉寂中,只有露水飞溅的轻响。

剑子面色沉静地低头举杯饮茶,然而杯中茶水已尽,不过是略微沾湿了唇。他放下茶杯,没有说话。

一步天履觑着他的神色,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又顺手替剑子满上,这才慢悠悠地道:“难道你不好奇,不想弄个明白?”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一步天履指指头顶上的神木,神神秘秘地低语道:“未免扰乱人间秩序,历来如意果成功化人以后,都会在这里留下凭证——摘了果的梢头会留下木牌,记录化人的姓名。上一批成熟的果子,就在那根树枝上,如果有人爬上树亲眼瞧一瞧,什么都清楚了。”

剑子似笑非笑道:“你不是神木看守者?”

一步天履立即端正坐姿,正色...

超可爱的蚊香眼小人(ღˇ◡ˇღ)
第十三年,我永远爱你们!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四)

前文 44.

如果是幻觉,是谁制造的幻觉,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又想提示什么?是敌是友,若来者不善,方才他昏迷之中,直接下手岂不是更容易?

如果并非幻觉,的确真的存在这一段记忆,为什么他毫无印象?

龙宿自负记忆力极佳,凡是见过的人听过的声音,无论多久都能记得分毫不差,可是他搜索遍自己的记忆,也想不到与之相关的内容,那两个人的声音也很陌生,谈及的内容也古怪,唯一与他有所关联的内容……只是剑子。

听他们的口吻,似乎与剑子极为熟稔,仿佛是身为剑子的朋友,出于某种目的给剑子送了什么东西,却被拒绝了,甚至惹得道士不快。

“明知不是,自欺欺人……到底是什么?”龙宿喃喃自语。

书斋里没有镜子,因此沉...

© 明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