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剑】复生始元(四十八)

前文48.

第二天的赵府家宴格外丰盛,玉盘络绎,珍馐迭荐,或许是考虑到剑子是修道之人,他面前的菜式都清淡却不简单,哪怕是一碟清脆鲜嫩的小青菜,在霜雪不断的腊月里都是难得的。

菜虽然一大桌,但有资格落座的不过四个人,幸好赵员外、剑子和龙宿都不是沉默寡言的人,说说笑笑,也算宾主尽欢。赵石青话不多,整个人心不在焉,偶尔落在剑子和龙宿身上的目光中掩饰不住惊异和探究。

道士目不斜视,恍若未觉,龙大公子却不是个低调的性子,越是引人注目,越要做得光明正大。他噙着一丝温柔体贴的笑,时不时挽起袖子为道士夹菜,一会儿说“这道蜜汁金钱云腿十分入味”,一会儿又说“尝尝这酱拌小乳瓜,爽脆可口”,简直比主人家还客气...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七)

前文 47.

赵公子醒来,阖府上下欢天喜地,赵员外带着管家匆匆而来,对着正欲离开的龙剑两人千恩万谢,一再地挽留,“这怎么能行呢,两位救了犬子,是我们赵家大恩人,怎能让两位去住那客栈。”

甚至清醒过来的赵公子也亲自赶来致谢,他一改先前的暴躁态度,彬彬有礼地行了礼,看到剑子时,脸上很是羞愧,诚恳地道:“诸般经过,吾都听说了,唉,先前晚生愚钝,有眼不识泰山,多亏剑子先生不计前嫌,先是替吾驱除了缠身的狐妖,又为吾求来仙水救命——大恩大德,晚生没齿难忘。”

被一群人团团围住,左一句夸,右一句道谢,剑子大仙游刃有余得很,只道修道人分内之事,不过经不住对方的再三挽留,到底是松了口,同意在赵府留两天再走...

【龙剑】流水今日

 @听安 今年迟到的生贺 ^_^

1.

剑光流影,飞珠溅玉,终归于沉寂。

白日里的恶战之后,疏楼西风成了一片废墟。佛剑已经先行告辞,前往定禅天探望傲笑红尘的伤势;而剑子因中了辟商半招,有伤在身暂且需要调养,便带着仙凤默言歆两个孩子回豁然之境先安顿下来。

夜色岑寂,有小雨淅淅沥沥落下,雨丝风片拂面而来,伫立在檐下,纵是不染风尘的先天,也难免沾上了这潮湿的寒意。

他负手而立,绒绒的鬓角被雨沾湿,侧脸隐在幽暗的夜色中,安静得像一幅凝固的画。

门吱呀一声开了,红衣少女捧着托盘出来,上面是一壶刚温好的清酒,一只倒扣的酒盅,见到檐下静立的道士,她压下心中的叹息和忧...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六)

前文 46.

龙宿本以为这只蛮不讲理的狐妖不会这么轻易退让,然而静默片刻后,藤黄却是哀哀一叹垂首,利爪缩回肉垫中,竖起的狐尾落下,竟是放弃了攻击的姿态。

龙宿同样松了口气——他答应剑子守着赵公子的身体,现在事态未明,还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孤魂野鬼窥伺想坐收渔利,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动手。照龙宿的想法,这狐妖要是有眼色就应该赶紧走,省得再添乱。不过,显然藤黄不是这么想的。狐妖一时半会还不肯走,期期艾艾地提出要求:“能不能……能不能把石青枕边的锦盒给我?”

好像怕他不明白,狐獴解释起来:“这是昨晚石青送我的定情信物,昨晚……慌慌张张地跳窗逃走,把它落下了。是根...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五)

前文 45.

“啪—”沉寂中,只有露水飞溅的轻响。

剑子面色沉静地低头举杯饮茶,然而杯中茶水已尽,不过是略微沾湿了唇。他放下茶杯,没有说话。

一步天履觑着他的神色,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又顺手替剑子满上,这才慢悠悠地道:“难道你不好奇,不想弄个明白?”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一步天履指指头顶上的神木,神神秘秘地低语道:“未免扰乱人间秩序,历来如意果成功化人以后,都会在这里留下凭证——摘了果的梢头会留下木牌,记录化人的姓名。上一批成熟的果子,就在那根树枝上,如果有人爬上树亲眼瞧一瞧,什么都清楚了。”

剑子似笑非笑道:“你不是神木看守者?”

一步天履立即端正坐姿,正色...

超可爱的蚊香眼小人(ღˇ◡ˇღ)
第十三年,我永远爱你们!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四)

前文 44.

如果是幻觉,是谁制造的幻觉,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又想提示什么?是敌是友,若来者不善,方才他昏迷之中,直接下手岂不是更容易?

如果并非幻觉,的确真的存在这一段记忆,为什么他毫无印象?

龙宿自负记忆力极佳,凡是见过的人听过的声音,无论多久都能记得分毫不差,可是他搜索遍自己的记忆,也想不到与之相关的内容,那两个人的声音也很陌生,谈及的内容也古怪,唯一与他有所关联的内容……只是剑子。

听他们的口吻,似乎与剑子极为熟稔,仿佛是身为剑子的朋友,出于某种目的给剑子送了什么东西,却被拒绝了,甚至惹得道士不快。

“明知不是,自欺欺人……到底是什么?”龙宿喃喃自语。

书斋里没有镜子,因此沉...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三)

前文43.

这种事还用人教吗?

龙宿惊讶极了,他料想过剑子的反应,但是万万料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反应,还以为最多一甩袖子转身就走,哪想到道士会突然翻脸。

究竟是哪里惹得他动怒了,总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

龙宿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盯着剑子,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探究,但在剑子看来,龙宿沉默不语又眼神怪异,这分明是心里有鬼。想到这,他心中宛如泼下一盆滚油,顺着每一寸血管灼烫,从头到脚,只差一点火星子就能烧成泼天大火。

“你……”剑子顿了顿,他有无数的话要脱口而出,随之而来的还有无力感和沮丧,难道无论多少人付出多少的努力,嗜血的天性都无法磨灭吗?

即使拥有光明坦荡的出身,远离一切阴暗崄巇...

【龙剑】复生始元(四十二)

前文42.

最先发现赵公子异常的婢女满面泪痕地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陌生人蹲在赵公子断了气的尸体边端详,指指点点低声说着什么,尤其是那满头白发的道士,更是古怪,竟然还搬动着赵公子,作势要去解下翡翠镶宝的领扣——“住手!”那婢女再也忍不住地惊叫起来。

剑子诧异地回头,却见那婢女压抑着一脸义愤,声音都在发抖:“两位,未免太过分了!公子他……他已经去了,你们竟然还贪图他的随身之物,你们还是人吗!”

剑子哭笑不得,看了眼赵公子身上各种名贵的配饰,在婢女强烈谴责的目光中,他这手是伸也不是,缩也不是,只好长叹一声,好声好气地解释道:“姑娘误会了,我绝无此心,只是想解开赵公子的衣物寻找致命之处。”

“...

一点不和谐的话

直说,我实在是厌恶先觉太太以及她那篇xxx很久了。

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这么明媚忧伤矫情想着一个吊着一个的莲花剑剑了,也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清纯不做作的备胎龙了,一个渣一个贱,天造地和,最难得是和尚再次荣幸地担当了白月光前任,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既然如此难分难舍,干嘛还要拆开双剑,把三个人都祸害了。

打着堂堂“龙剑”的tag,满心期待地想吃粮,看这两个的恋爱故事,哪知道尝到一嘴巴屎的味道,真是情深义重的双剑。

前有龙剑文包里《牡丹亭》,戴着婚戒的剑子爬上和尚床问来呀要不要睡。

后有先觉太太《痴情司》前后辉映,不知道还有怎么样的精彩。

© 明菱|Powered by LOFTER